请选择您的分享方式:

关闭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2017年09月18日  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
今年39岁的刘洋是摩登天空旗下乐队Casino Demon(赌鬼)的前贝斯手,也是位养鸽界“大V”。他习惯在脖子上搭一条彩色毛巾,因为“在鸽子室里干活容易出汗”。这不禁让人想起一个月前端着保温杯走向摄影师的“当年铁汉一般的”黑豹乐队鼓手。

 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“人总会有很多故事的”,刘洋用这句话为采访开了个头,随后不忘打开手机里的直播软件,“从今年开始做直播了,让粉丝们看到我在干什么”。这里所说的“粉丝”并不是摇滚乐迷,而是一群养鸽爱好者。过了一会儿,他关掉直播,专心地讲起了他与鸽子和摇滚乐的故事。

 

鸽子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和玩伴。他的第一只鸽子是捡来的,因为怕它孤单,就存了四十多天的早餐钱,又买了只母鸽给它作伴。如今,他家里已有一百多只鸽子,四十平米的阳台被他改造成三个空间,两个给鸽子住,一个留给鸽友们过来交流玩耍。“做直播就是想教大家把鸽子养得更健康,有人说用了我教的方法鸽子再没死过,我就倍儿开心,觉得特温暖。我希望做点什么让人与人之间不那么冷,想用这些温暖的东西还回我记忆中和梦想中的北京。”

 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刘洋出生在磁器口,那里是他记忆中的北京。人们见面开口必称“您”,讲规矩,有温暖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住得越来越偏,离自己心目中的老北京也越来越远。朋友说他适合去泰国,而他却聊起在秦岭吃过的摊鸡蛋,“只要从北京开车去成都就住那儿,20块过一宿。第二天带几个煮鸡蛋上路,那里的鸡吃虫子、松子儿长大,蛋黄太硬了,太真实了,这个经历让我想起老北京人与人之间的温暖。”

 

他把曾经的自己定义为痞子,“天天干仗”,直到1992年,他开始接触摇滚乐。“我应该是中国第二批爱上摇滚乐的人。鸽子改变了我,摇滚也改变了我。”2004年,刘洋与朋友们成立了“北京最具有摇滚本质”的Casino Demon(赌鬼)乐队,唱遍了国内大大小小的音乐节,“最逗的一次跟信在一个舞台,(粉丝)都找他签名。后来在美食节目里看到他在做一道菜,就觉得这人心里有温暖,并不是只会唱‘死了都要爱’。”
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2009年的一天,身为赌鬼乐队贝斯手的刘洋接到一通电话,“当时我还在鸽子室玩儿呢,哥们儿打电话说任务来了,去美国一个月。”摩登天空把他们和后海大鲨鱼、刺猬乐队一同送上了美国巡演的路途,“印象最深的两场,一是在西雅图,一个观众也没有,因为演出场地是个黑金属酒吧,但演完了还是挺开心的,比在人多的现场还疯;另一场在一大学里,都是中国学生,演完了那些学生带我们到家里吃火锅,特别高兴。”3支乐队乘着1台巡演车,22天横穿美国18座城市,演出所得的收入全部捐给了中国艾滋病儿童基金会(CAOF)。

 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“溜达一圈回来看自己就觉得渺小、太肤浅,于是后期主唱去美国读书,乐队也半解散,后来就退出了。”刘洋搬去大兴,用三年时间把自己关起来读书、思考如何活着。他仍然怀念记忆中的老北京,想找回那股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劲儿。于是他去做顺风车司机,不管顺不顺路都要把人送回去,不赚反赔。“做了一年,载了无数人,但没有一个差评,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温暖的人。后来胳膊折了就没做了,因为没法保证别人的安全。”
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“活着就得干点有意义的事儿,我觉得干这些事儿够了”,回想起这些经历,刘洋轻描淡写地说。“温暖放大了就是一个‘爱’字,它是诗情画意的,不是情歌里唱的那些‘没有你我就心痛’”。此时的他,显现出了摇滚乐手“愤怒张狂”之外的另一面。

 

“但我会保持愤怒,遇到不守规矩的事情,加倍愤怒,就是这么直给。人家说生活会磨去你的棱角,但我是越磨越锋利,长出倒刺儿。就像我读过杨绛先生的一段文字,感动了一天,但我不会去读她的书。我还不能去读那些干干静静的纯粹的东西,我需要一些些微带着点脏的东西,让我的愤怒不能熄灭。”

 

盛时的100个好朋友| 有故事的“摇滚中年”和他的“保温杯”

 

当刘洋拿掉毛巾面对镜头时,神态举止间也依然透露出摇滚乐手特有的那种范儿。“我内心是一个特纯粹的朋克”,他说。时间的妙趣,就在于它能将每个人的经历烙印在他身上。一个人当下的样子,就是他所有经历的总和。


上一篇:萧邦——品牌历史下

下一篇:JAEGER‑LECOULTRE 闪耀第 74 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红毯

下载APP

关注排行

表款推荐